费德勒:“内心深处我永远都是那个小球童。”

2022年9月24日凌晨,伦敦O2体育馆,费德勒在上万球迷的震天欢呼声中和全世界球迷的注视下,挥泪告别赛场。310周世界第一、1526场单打比赛中1251场获胜、103个ATP单打冠军、6座ATP年终总决赛冠军、28座大师赛冠军、20座大满贯冠军、0次退赛,他为自己24年辉煌的职业网球生涯画上圆满句号。

在2022年9月15日发布的退役信中,罗杰·费德勒(Roger Federer)写道:“过去24年是一趟不可思议的冒险,有时感觉这段旅程只持续了24小时而已,但又觉得像是已经度过了圆满又神奇的一生。”是的,这24年从那个1998年顶着一头金发、桀骜不驯、自恃有才的小伙子到来开始,到2022年皱纹已爬上眉梢的4个孩子的父亲、战果硕硕却饱受伤病困扰地离开结束。费德勒完美地展示了天才的天资、王者的姿态,也用眼泪、失败、遗憾诠释了强者鲜为人知的另一面。他向我们证明,体育的伟大不止有获胜。

费德勒1981年8月8日出生于瑞士巴塞尔,父亲是瑞士人,母亲是南非人,二人在同一家制药公司工作。3岁时随父母前往巴塞尔老男孩网球俱乐部,第一次接触网球的费德勒即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和过人的天赋。年幼的费德勒爱好广泛,足球、篮球、羽毛球、排球⋯⋯在循序渐进的尝试中,他最终选择了网球。

在退役信中,费德勒曾说:“内心深处,我永远都是那个小球童。”那是1993年,12岁的他在巴塞尔网球公开赛中出任球童。在赢得了2次12岁组瑞士全国青少年网球冠军后,费德勒被瑞士网球国家发展计划录取,正式成为职业网球运动员,那一年他14岁。17岁时,他迎来了自己第一个丰收年,先是在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澳网)青少年组打进半决赛,而后登顶温布尔登网球锦标赛(温网)青少年组单打冠军,接着又打进美国网球公开赛(美网)青少年组决赛,12月在收官的迈阿密橘子碗比赛中斩获头名,以年终世界排名第一的身份结束青少年职业网球生涯。

每年1月南半球骄阳似火,墨尔本体育公园更是“热火朝天”——网球四大满贯赛事之一的澳网率先在此拉开序幕,费德勒步入成年后的职业生涯正是从这里起步。

1999年,18岁的费德勒参加澳网资格赛首轮遗憾出局。次年,19岁的他首次亮相澳网男单正赛,止步于第3轮。2002年,费德勒在首轮比赛即爆冷横扫前法国网球公开赛(法网)冠军美国选手张德培。2004年,费德勒在墨尔本更是所向披靡,半决赛和决赛先后完胜费雷罗和萨芬,赢得了职业生涯第一个澳网冠军,同时首获世界第一的排名。

澳网不仅见证了费德勒的荣光与笑容,也记录了他的遗憾与失败。2009年澳网男单比赛,刚刚痊愈的费德勒(他曾患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一种由病毒引起的感染,表现为发烧、喉咙痛、头痛和容易疲劳)一路挺进决赛,苦战5盘,以2∶3落败老对手纳达尔,眼含热泪目睹纳达尔捧起个人首座澳网冠军奖杯。那份拼尽全力却还是功亏一篑的挫败感,让费德勒在赛后的颁奖仪式上忍不住失声痛哭:“我伤心欲绝。”此话一出,全场支持他的球迷都不禁热泪盈眶,纳达尔也扶肩安慰。这份残酷厮杀后的惺惺相惜,谱写了澳网的一段佳话,也升华了两人的友谊。

2017年澳网男单决赛中,费德勒和纳达尔成为继2002年美网桑普拉斯和阿加西之后第一对相逢大满贯决赛的“30+”老将。最终费德勒在这场史诗对决中以3∶2力挫纳达尔,时隔4年再夺大满贯冠军奖杯。捧杯的费德勒感慨道:“可惜网球没有平局,否则我愿意与纳达尔分享这个冠军。”在后来接受采访时费德勒坦言,这场鏖战的最后20分钟是其职业生涯中最棒的时刻,全神贯注,孤注一掷。

在2018年澳网男单决赛中,费德勒3∶2击败克罗地亚选手西里奇,成功卫冕并斩获个人第6个澳网冠军,这是他职业生涯的第20个也是最后一个大满贯冠军。

在巴黎西郊罗兰·加洛斯举办的法网,每年5月都给巴黎带来新的激情与活力。法网的红土地更适合防守反击型选手在底线对拉,对以费德勒为首的进攻型选手并不友好,费德勒之前的桑普拉斯、贝克尔和埃德伯格等一众发球上网高手都“望法网兴叹”。尽管如此,费德勒还是凭实力4度打进法网决赛,但红土打得比他好的还有“红土之王”纳达尔,因此费德勒连续3年屈居亚军。

就在所有人觉得费德勒拿不到法网冠军时,他对红土的执着终获回报。2009年法网男单比赛,纳达尔在第4轮比赛中意外败给黑马索德林,费德勒“顺势”在决赛中3∶0击败索德林,“幸运”地赢得法网冠军,完成职业生涯全满贯的壮举,这也是他唯一获得过的法网冠军。当天巴黎下着蒙蒙细雨,费德勒从阿加西手中接过奖杯,热泪盈眶地说:“难以置信,这可能是我网球生涯中最伟大的胜利了!”

能在纳达尔的地盘上“偷”得一冠,何其幸运。这也是费德勒职业生涯的写照:天赋加坚持,终拼得属于自己的“运气”。

全英草地网球俱乐部位于伦敦西南,1887年,俱乐部举办了第一个草地网球锦标赛——温布尔登网球锦标赛(温网),它也是四大赛事中最古老的一个。温网诠释着英国的优雅,球员必须穿全白球衣,场外观众礼服礼帽。温网的草地非常适合费德勒发球上网的打法,他温文尔雅的风格与温布尔登的调性正相宜。

2001年,费德勒在第4轮爆冷击败卫冕冠军、自己的偶像桑普拉斯,一举成名,又在2003~2007年获得五连冠,彻底征服世界网坛,也奠定了 “草地之王” 的地位。2003年温网夺冠后,瑞士家乡人民送给他一头奶牛作奖励,因此中国球迷还给他起了个绰号“奶牛”。

2008年温网男单决赛也是费德勒最为经典的“战役”之一。过去2年,纳达尔均在决赛中败给费德勒。此次3战,他用强力上旋球压制费德勒的单反(单手反拍)先下2盘,费德勒在比赛因雨暂停后连追2盘。就在所有人以为五冠王要上演大逆袭时,雨再度中断了比赛。决胜盘鏖战到第16局,纳达尔3次拿到冠军点,费德勒又3度挽救。天色渐暗,随着费德勒正拍击球下网,纳达尔倒地庆祝自己首个温网冠军,也打破了费德勒六连冠的美好愿景。这场历时4小时48分钟的鏖战就像一首史诗,场面焦灼、悬念层出、跌宕起伏,被广大球迷誉为“史上最伟大网球比赛”。2018年,美国拍摄了纪录片《天才之击》(Strokes of Genius),以这场史诗“战役”为主线,展现费德勒和纳达尔这两位伟大球员的精湛球艺、优秀品质及他们对网球运动的意义。

2008年温网男单决赛,纳达尔击败费德勒夺冠,两人拥抱致意。这场鏖战被誉为网坛最经典比赛之一。

2022年7月4日,温网举行百年庆典,费德勒第一次以非参赛球员的身份亮相。温布尔登的阳光洒在中央球场的绿草地上。他一身西装从容走来,旁边诸多大满贯冠军选手为他鼓掌欢迎,但只有费德勒在这里8次夺冠,是温网史上夺冠次数最多的男选手。他优雅地挥手致意,就像回忆自己在此征战的生涯:“这里有我最辉煌的胜利和最惨痛的失利。”无缘在最钟爱的温网赛场退役,天王也许会感到些许遗憾吧。

每年8月底,美网在世界最大网球中心——位于纽约皇后区法拉盛比利·简·金国家网球中心举办,这也是四大满贯最后一站,奖金最丰厚,商业机会也多。

与温网的低调简约截然相反,纽约讲究的是美式狂欢雀跃。球场内外到处都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广告牌,球员们身着艳丽的比赛服。作为招牌人物,费德勒每次来纽约都被各种商业活动包围。难得的是,他从未被繁杂的广告拍摄分心,还从2004~2008年间成就了又一个五连冠。

2009年美网男单决赛,费德勒在领先的情况下意外被阿根廷新生代选手“大菠萝”德尔波特罗爆冷翻盘,痛失美网六连冠的机会。没想到费德勒只是面无表情地冷静离开,或许早前澳网与纳达尔的激烈战况已让他超脱于输赢之外。

退役时有记者问他对四大公开赛的不同感受,费德勒说:“澳网是每年新气象的开始,欧洲的法网和温网像是回家,而美网则是繁华的‘花花世界’。”

描述费德勒的网球,“优雅”是最好的形容词。他的发球简单实用,落点精准;正手击球不是暴力,但线路清晰,负责进攻和终结对方;反手切削结合,控制节奏变化。在费德勒鼎盛时期,这“三板斧”横行天下,吊打众多高手。上一代球王阿加西在2005年美网男单决赛输给费德勒后说:“他是我所有对手中,唯一能让我为保住自己的发球局而高兴的人。”

费德勒“三板斧”:发球隐蔽性高,正手线路清晰稳定,反手切削结合,动作优雅,极具观赏性。

职业生涯中后期,费德勒遇到了纳达尔的暴力网球流派,他也适时改变,放弃了原来穿线平方英寸的小拍面球拍,改用98中型拍面,增加“甜点”(球拍中心以外,能够击中球的区域)面积的同时,加快击球节奏。比赛中运用更多的发球上网,正手加大旋转动作,力求比赛速战速决。善于变通、汲取经验让费德勒能够使用更多的战术组合,在接近40岁的时候仍然排名世界第7。费德勒曾对纳达尔袒露心声:“你是对我网球生涯影响最大、激励最多的对手。因为你,我重新调整发明了很多打法来对抗。”

到了职业生涯后期,费德勒的网球美学将竞技体育残酷之美体现得淋漓尽致。2018年美网比赛,37岁的费德勒被29岁的澳洲选手米尔曼阻挡在8强门外。输球放大了一个残酷现实——他已不再年轻。竞技体育的魅力也许就是这样——没人能一直赢下去。强对抗中,一代天王的脚步不再那么迅捷,击球不再那么精准,关键分不再那么敢下手,体力甚至不足以支撑4盘。随着年龄的增长,费德勒越来越依靠意志力得分,这让替他加油的球迷备受折磨。反观,在绝境中顽强挣扎,反倒让人们重新认识了他。

9月23日的退役之战同样如此,41岁的天王已没有从前那般灵敏的反应力,奔跑间再难与少年时相提并论。但他撑着未愈的膝伤,勇敢地面对年仅24岁的蒂亚福,拼尽全力。人们渐渐意识到,那份赏心悦目尽管有时逞强而狼狈,但强者老去后,用惊人意志力苦苦支撑的坚持更加令人动容。

费德勒的妻子米尔卡也是网球运动员,最高排名全球第76。她9岁开始接触网球,启蒙老师是大名鼎鼎的“女金刚”纳芙拉蒂诺娃。费德勒与米尔卡曾代表瑞士参加了悉尼奥运会的网球混双比赛,第一天训练时费德勒便对米尔卡一见钟情。两人于2009年结婚,育有两对双胞胎。费德勒父母的身体也很健康,陪着他走遍天下。

2019年温网男单决赛,费德勒母亲和妻子米尔卡带两对双胞胎(穿粉格衬衫的男孩和牛仔上衣的女孩)观战。

费德勒为人谦虚随和,我作为体育记者多年采访美网,见证了他对媒体和球员的耐心。费德勒说话时总带着微笑,不紧不慢,彬彬有礼。每场比赛后对媒体的采访流程,他都用英语、法语、瑞士德语分别回答,因此他的采访时间比别的球员多出好几倍。

还记得2015年美网男单比赛时,34岁的前世界第一、澳洲“野兔”休伊特在第二轮被淘汰,这是他职业生涯最后一场美网比赛。随后在费德勒的记者招待会上,我提问道:“请问你如何评价休伊特的退役?”费德勒沉思一下,不禁感慨:“我们从青少年时期就一起打球,是十分要好的朋友。看着同时代的网球运动员都逐渐退役,我十分感慨,也感到幸运:我还对网球充满热情。”他回答得情真意切。

而对球迷索要签名和合影,他更是提供了最大的热情。费德勒在退役信中对粉丝们说:“你们永远不知道曾给予我多少力量和信念。走进座无虚席的体育场馆,那种振奋人心的感觉一直是我生命中最让我兴奋的事情之一。如果没有你们,那些成功只会让人感到孤独。”

费德勒热衷慈善,2003年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并定期举办慈善表演赛,将门票收入全部用于慈善事业,尤其是救助非洲贫困地区儿童,为他们修建学校、提供生活物资等。他还在2006年被任命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经常前往非洲调研项目的落实。费德勒基金会2021年财报显示慈善支出达830万美元,有13.8万名儿童直接受惠。基金会成立多年来,已改变近200万非洲儿童的生活与命运。

费德勒基金会致力于改善非洲贫困地区儿童的生活与教育。费德勒本人经常前往非洲看望当地儿童。

正是因为对球迷的热情、对对手的尊重、对媒体的耐心、对慈善的热衷,从2003~2021年,费德勒连续19年被ATP巡回赛评为“最受球迷喜爱的球员”。2007年、2010年和2018年,他都被美国《时代》杂志评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100人”之一。

费德勒良好的公众形象提升了其商业价值。网球场上,费德勒的大满贯冠军数量被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超越,但在商业代言上费德勒一骑绝尘。2020年5月,费德勒在《福布斯》年度运动员收入排行榜上以1.063亿美元的收入高居第一,超越了梅西、C罗和詹姆斯等体育明星,成为史上首位登顶运动员收入年度排行榜的网球运动员。他已17年蝉联世界上收入最高的网球运动员。据统计,费德勒的代言及商业活动收入累计高达10亿美元。

这位传奇球王与中国也有独特的缘分,费德勒曾表示:“中国就像是我的另一个家。”2008年8月8日,27岁的他“收到”了最令他难忘的生日礼物——作为瑞士奥运代表团的旗手参加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而他的唯一一块奥运金牌也是在北京获得的。24年的职业生涯中,他12次来到上海,参加了8届大师赛,是来沪参赛最多的网球巨星之一。

2008年8月8日,费德勒作为瑞士奥运代表团旗手参加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这一天正是他27岁生日。

与费德勒同时代的网球选手都已退出赛场,唯独他像常青树般坚守了24年。望着挥泪作别的费德勒,纳达尔早已泪眼婆娑。“当罗杰离开巡回赛时,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也离开了。因为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是他在我身边的所有时刻。”“我们共同走过了一段漫长而充满正能量的旅程。”或许36岁的纳达尔也已看到不久后自己离去的情景。以19岁的阿尔卡拉斯为代表的年轻人已经横空出世全面接班,世界网坛等待着新球王们的陆续降临。上一代“老人”们识时务地离去,回归到寻常生活中,那里也许没有ATP与大满贯赛事,但仍会有他们热爱的网球。

2021年,体育记者克莱雷为费德勒写了新的传记《大师:费德勒经久不衰的精彩比赛》(The Master, the long run and beautiful game of Roger Federer),全书最后一句十分应景:“一如既往,他对时机的把握,总是恰到好处!”

1998年 打进澳网青少年组半决赛、美网青少年组决赛;拿下温网青少年组冠军;年终青少年世界排名第一。

1999年 参加澳网资格赛,首轮出局;在马赛网球公开赛上击败法网冠军卡洛斯·莫亚。

2000年 代表瑞士参加悉尼奥运会,获男单第4名;与女子网球运动员米尔卡搭档混双比赛,对她一见钟情。

2004年 获澳网、温网、美网冠军,成为自1988年马茨·维兰德后第一位在同一年获得3个大满贯冠军的男单选手;年终排名世界第一。

2005年 进入澳网、法网半决赛,获得第3个温网冠军;美网战胜上代球王阿加西获冠军。

2006〜2007年 获澳网、温网、美网冠军;法网决赛中连续输给纳达尔。

2008年 患单核细胞增多症,背部受伤,仅获美网冠军;在温网和法网输给纳达尔,在温网的比赛被认为是网球史上最伟大的比赛之一;获北京奥运会男双金牌。

2009年 获法网、温网冠军;痛失美网六连冠,澳网输给纳达尔;与米尔卡结婚,双胞胎女儿出生。

2016年 澳网1/4赛输给德约科维奇;接受膝盖手术,患胃病、背部受伤,缺席2016年奥运会。

2021年 以39岁的年龄成为温网历史最年长的1/4决赛选手;再次接受手术;最后一次大满贯出场。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