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大山深处教门球

2019年4月初的一天下午,我的手机响起,来电人姓名显示:“姚万钧!”此公乃是层峦叠嶂的大山深处的太湖县汤泉乡门球协会主席。

汤泉乡面积124平方公里,人口1.8万。乡党委与政府十分重视“健康汤泉”建设,在乡所在地的赵河村,建起了占地5000平方米的文化广场,在文化广场之内,又建起了连二片人造草坪灯光门球场,给村民休闲健身提供了一个好地方。

门球场建设起来了,街道女子门球队、小学生门球队、初中生门球队、教工门球队、机关门球队等五支门球队也相继组建起来了,可这红球白球怎样在绿茵茵的人造草坪上演绎出和谐之歌、文明之歌、快乐之歌、健康之歌呢?

于是,姚主席打来电话求援,希望我与县医院老年门球队的方长义同志前去手把手进行门球启蒙教学。方长义同志,是一位球艺好的门球队员,又是一位较成熟的门球教练员,有着丰富的临场经验,退休后依然活跃在门球场上。我呢,也打了17年门球,曾以门球队员和门球教练员的身份,参加过不少赛事活动,何况我还是安徽省门球协会宣传推广委员会主任,普及推广门球运动是本分的事。再者,作为退休一族,比起上班族来说,时间宽松自由多了。我又想想,退休16年后,竟然又要去“传道、受业、解惑”,重操“旧”业,真还有点小激动哩!只不过“此业”非“彼业”。那时的“彼业”是教高中语文,这时的“此业”是教打门球,是谓“教中有别”吧。

4月15日,天气晴朗。走出姚主席的私家车,眼前的门球场真是生长在福地。之北,是一条整齐的街道;之南,是一条流水潺潺的赵河;河之南是省道,省道旁是翡翠欲滴的凤形山;之东,是长荚结籽的一块连接一块的油菜田地;之西,是曲径通幽的山冲。

学打门球的中小学生、家庭妇女、学校老师、机关职工,早已等候在门球场上。离开麻将桌的穿酱红色冲锋衣的大嫂,不断转动手中的球杆,一脸狐疑;系红领巾的比球杆高不了多少的小姑娘,亲亲手中的红球,扑闪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一位满脸紫铜色的刻着深深时间烙印的大伯,眼睛直勾勾看着场上的球门……面对这些渴望,我们来不及抖落一个半小时在弯曲的盘山公路上颠簸的风尘,就迅速进入门球教学角色了……

认识场地,认识球具,认识过门、击球、闪击……就像教学生书法一样,从认识“毛笔”开始,从认识“点、横、撇、捺、竖”等基本笔画开始……

从手把手教赵河小学四年级学生一招一式开始,诸如“找准目标,四点一线,击球过门”等等。让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现场观看,权当“拨亮一盏灯,照耀一大片”的启发式教学吧。

圆脸的11岁的殷兰馨起杆击球,球却不进门。她一脸疑问:“教练,我这是按照您的要求做的呀,怎么不进门呢?”

“我们才刚刚接触门球,回答不出来没有关系——殷兰馨瞄准操作程序是正确的,但问题出在起杆的那一刹那,”在经历了静场的无奈后,我又笑笑,“记住,瞄准时要抬头关注‘四点一线’,起杆时要低头盯住击球点。”

“说得对!”我肯定赵锦的回答后说,“起杆望前方时,手却不经意偏离了击球点。结果不是应了哪句‘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成语吗?”

殷兰馨的脸立即飞红起来了。于是,她第三次做“击球过一门”动作时,成功了,全场爆发出祝贺的掌声。

“打门球——好!好就好在打出了‘哲学’,” 这时,观看过门动作的一位头发花白的大爷情不自禁伸出大拇指,“我们做任何事,不仅要抬头看‘路’,还要埋头拉‘车’,不能顾此失彼!”

就这样,分时段练习门球基本功开始了!有的早晨一小时,有的上午一小时,有的下午两小时,有的晚上两小时。

还真是“英雄出少年”!而今这些十岁、十一岁的小不点们,譬如赵锦、赵子茹、殷绪恒、李陈健、吴敏、殷兰馨等等,模仿能力强,接受能力快,记忆能力好,远远胜过前来学打门球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甚至胜过一同来学打门球的老师。经过一个星期的教学后,过一门、击球、闪击的技术要领就基本掌握了,在结业赛事演练中,小学生队战胜了街道女子队,平局了机关队,姚主席现场点赞:“红领巾可敬!”。相信经过不断练习后,汤泉门球人熟练生巧,一定会诞生门球高手。有安太白网友发在微信群里的诗为证: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