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让人向往到哭的甲子园吗?他们或输掉冠军但却能赢了一切

9月1日,年度大戏《开学》在全国各中小学上演,不过对于不少学生来说,这意味着“悲催”的生活即将到来,他们正式告别暑期生活,繁重的家庭作业、家长与老师双重压力、一个又一个考试又将伴随他们的日常。

而就在10天前,在日本,展开了一场中学生棒球世纪之战第100回夏季甲子园决赛,最终大阪桐荫13-2击败秋田金足农夺得冠军。不过,相比于甲子园本身,我们也应该关注这背后的日本校园体育文化,对这些高中生来说,甲子园就是圣地。

甲子园开展于1915年,距今已有百年,很多人不清楚为什么仅仅是高中生的棒球比赛甲子园却在日本有那么高的关注度,并且熟悉棒球的人也知道甲子园的比赛水平也不是很高,由于比赛的球员还都是小孩子,很多队员身体还都没长成熟,因而比赛过程中失误很多。但为什么即使这样,甲子园还是成为日本校园体育乃至日本体育的符号,以及全日本最受瞩目的赛事之一呢?

甲子园比赛观众放飞的气球其实也寄托着自己曾经的梦想,胜利之后球员会仰天高唱校歌庆祝,被淘汰之后队员往口袋里装的土其实是想留住自己青春最美好的回忆。

其实,每年甲子园结束的那一刻,就意味着又有一拨学生离开学校步入社会,这也是他们应该学着去承担相应责任的时刻。出于留恋和不舍,成年之后的我们总会在脑海中回想起自己青春时候的模样,可能出于这个原因,会有很多人通过各种渠道去关注甲子园赛事,从中去寻找自己的年轻时的影子。

上学时候总是想着毕业了就会自由,而工作过的人才会知道学生时代才叫真正的无忧无虑。学生时代表面上看起来有很多的束缚,但是在学校里,只要你够努力就能取得相应的成绩。每年都有大批的校友来到甲子园球场现场观看甲子园比赛,看比赛的过程中,他们或许在感谢自己当年努力的自己,抑或许在后悔当时没有努力学习,但是这一切在现在看起来都不重要了,处在当下回头望去,学生时代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回忆。

在甲子园赛场上集中这全日本最不服输的人,先发投手经常投满九局,用球数逼近200颗也是不是稀奇的事,休息两天甚至连日先发出战也时有发生。相比于职业棒球的做一休五,这样投球简直是对投手手臂的摧残。被称作“平成怪物”的松坂大辅曾在1997年的夏甲第三轮九局完封星陵之后,第二天就在与PL学园的比赛用250球完投17局,这场比赛也直接将PL学院的传奇老监督中村顺司打到退役,隔天在决赛中投出了无安打比赛,中间的半决赛对阵明德义塾也有登板投球一局。

松坂大辅对手臂过度的使用也导致他职棒生涯的成就远没有预期的那么高,但是相信他能在甲子园历史上写下如此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也不会后悔。学生时代的他们还可以挥霍自己,成人之后的我们还有什么可以如此“放纵”呢?

时间回到7月21日,北海道的旭川大以5-3的比分战胜了克拉克国际,时隔9年第八次闯进甲子园正赛。之前一天在县大会半决赛面对旭川实第九局出场救援守住1分差并且又在县大会决赛完投9局没有自责失分的沼田翔平无疑是球队最大的功臣。八次闯进夏季甲子园正赛巩固了旭川大在北北海道地区王者的地位,因为北北海道地区参加夏甲第二多的旭川龙谷上一次在八月份站在甲子园球场已经是33年前的事情了。不仅如此,旭川大在夏甲的最好成绩闯进正赛第三轮,在北北海道地区也能排在第二位。

就是这样一支地方豪强,在今年夏天的第100回甲子园第一轮就被长野的佐久长圣在第14局击出再见安打,虽然沼田选手再次先发且投了八局没有掉自责分,但是旭川大还是被淘汰出局。淘汰旭川大的佐久长圣近年在长野县也是近乎于无敌的存在,连续7年闯进县大会的决赛,并且4次杀进甲子园。但是他们也在第二轮被邻居富山县的高冈商以5-4的比分淘汰出局。佐久长圣的第三棒,打击率超过三成的上神雄三被再见三振。

在开幕式上近江二垒手中尾雄斗代表所有队员宣誓,中尾跟他的近江也爆出了首轮最大的冷门7-3逆转击败了今年春甲的亚军,夏甲夺冠大热门之一的智辩和歌山。当然让人们今年记住近江的一幕发生在之后,那是8强战对阵金足农的第九局下半,他们被金足农第九棒斋藤选手的再见两分触击送回家。再见两分触击在棒球界的稀有程度堪比篮球的后场三分球压哨绝杀或者足球的中场吊门绝杀。

在甲子园球场走廊上挂着这样一句标语,“98%的高中生球员在这里被打败,然后变得更强。”

甲子园给这些年轻学生们带来的,除热血比赛之外,更重要的是对于自身人格的塑造。每年参加地区预选赛的球队共8个赛区超过4000支,最终只能产生49支决赛队伍,无论是地区预选赛,还是最后的总决赛,采取的都是非常残酷的单败淘汰赛制,竞争激烈程度可想而知,这就是竞技体育的残酷,这些年轻人通过一场场比赛,他们的竞争意识、团队意识、面对挫折应对能力都会得到提升,在比赛中,还需要通过与队友的有效沟通,才能取的胜利,他们学会如何团队合作,如何尊重他人,这些都是校园体育给青少年带来的积极影响。

沼田翔平、上神雄三和中尾雄斗都是高三的学生,结束了这个夏天的征战回到老家。和大多数高三学生一样,他们将投入紧张的升学考试复习中,然后在来年春天开启充满未知的大学生涯,再过四年他们将步入社会,西装革履的穿梭在大城市的写字楼间,跟旁人无异。

能打上职业棒球的人屈指可数,在甲子园赛场上发挥出色的选手最后没打上职棒的人在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先例。1985年夏甲,来自宇部商的藤井进就是最典型的一个人。他在当年的夏甲差点凭借一己之力扳倒制霸甲子园多年的PL学园,但是在甲子园结束之后他选择去读大学,毕业之后再也没有他和棒球有关的消息。多年之后,能勾起藤井同学关于甲子园记忆的或许只有那一捧从兵库县西宫市带回来的土。

对于甲子园来说,真正的胜利从来都不是拿到最后的冠军,双脚踏上甲子园球场的那一刻,对于这些十七八岁的孩子来说就是胜利。出现在甲子园赛场上的不一定就是最强的那几所学校,近年来的履正社就是最好的例子。

2016年大阪大会取得优胜的履正社在转年的春甲杀进了决赛,最后输给的对手正是同处大阪的大阪桐荫。而大阪桐荫先是在今年的春甲卫冕成功,实现春甲连霸,随后又在刚刚结束的夏甲轮圆,又实现了春夏连霸,最近两年揽下三个甲子园冠军。今年夏天的大阪桐荫在甲子园比赛中顺风顺水,一路上没遇到太大的挑战,但是要知道,他们差点在北大阪大会的半决赛就出局。那场比赛的第八局打完他们还3-4落后,给他们制造麻烦的学校正是履正社。作为全日本最强几所学校的之一的履正社却只因为跟大阪桐荫同属同一地区而连年无缘夏甲的赛场。

说完悲催的履正社再说说令人愉悦的事情,今年有6所学校迎来了校史第一次的夏甲之旅。

奈良大会决赛鏖战11局战胜天理的奈良大付报了去年的一箭之仇,最近10年四次倒在县决赛的奈良大付终于在第五次杀进县决赛时完成了突破,打破了天理和智辩学院对奈良大会冠军的垄断;西千叶的中央学院则是在一年之内完成了春夏甲的初登场;西兵库的明石商之前三年都是倒在县大会的决赛,今年在西兵库大会决赛战胜了姬路工,也完成了夏甲的初登场。

以上这三所学校和三重县的白山、北福冈的折尾爱真、南福冈的冲学园都是夏甲初登场,他们创造了属于自己学校的一段黄金时期。

相比之下,我们从来都不缺乏热爱体育的人,还记得六岁那年国足杀进世界杯,在各城市街头庆祝那人山人海的盛况;雅典奥运会上男女老少熬夜,就等着看刘翔最后那十几秒。

如今国家队在奥运会上屡次突破的同时却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大学生体质不达标的现实,学业的压力让孩子们很少能得到锻炼的机会,很多学校的体育课质量很差,不少老师的课只是让学生跑两圈就开始自由活动,根本达不到应有的效果,更别提专业训练。甚至在初三、高三时,语文数学彻底代替了体育课,这些越不锻炼学生们的体质就会越差,继而恶性循环。

其实,体育在强身健体的同时也能安放青春期少年的荷尔蒙。相对枯燥的训练能磨练意志品质,残酷的比赛能帮助孩子以后能够更从容的面对社会中的挑战,剩下的孩子们组成啦啦队一起为场上运动员加油,一帮人为着一个目标而聚在一起努力,所营造的氛围可以培养出团队意识,而这个团队意识正是我们这代年轻人所欠缺的东西。

事实上,参加甲子园的学生绝大部分都成不了职业棒球运动员,但是参与其中所得到的精神力量会帮助他们一生。甲子园真正的胜利从来都不是拿到冠军,对于不同的人来说击出一支安打,站到打击区,甚至跟随球队一起比赛都可能是胜利。为期半个月的甲子园的意义远超棒球比赛本身,他承载着普通人对于青春最美好的记忆。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