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俄罗斯怎么了会开战吗 俄罗斯乌克兰冲突局势紧张原因

自去年12月以来,美俄总统间的频繁通话开启俄与美欧、北约间的三轮“安全保障”对话,其间沸沸扬扬,都不出意料地不欢而散。虽然如此,相关各方都表示出继续对话的态度,对话也在继续。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1月21日刚在日内瓦完成了会面,依然未取得重大突破,但同意就俄乌边境问题继续保持对话。德国外长也同时在乌、俄间穿梭。只是,高频的外交谈判伴随着高调的“口水仗”以及各种军事部署动作和资金流动。

2008年4月,北约成员国首脑在新入约国家罗马尼亚(2004年加入北约)首都布加勒斯特举行当时号称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峰会。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受邀参加了此次峰会。当时曾有媒体评论将普京的出席称作是“北约的尴尬”和“俄罗斯的耻辱”。在那次布加勒斯特峰会上,北约首脑们有两个重要议题,一个是是否邀请阿尔巴尼亚、克罗地亚和马其顿加入北约,另一个则是是否启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所谓北约“成员国行动计划”申请。

彼时的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积极寻求让自己领导的国家加入北约,他的热烈期望与种种举动得到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的积极回应与支持。在任期结束前,小布什希望在美国的历史教科书上留下一笔,有德国记者如此解读小布什缘何不顾德国等盟国反对,力主在布加勒斯特峰会开启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加速入约进程。同样是藉“”上台的乌克兰尤先科政府,当时虽也推动乌克兰加入北约的进程,只是在力度和决心上较格鲁吉亚的萨卡什维利稍逊。美国小布什政府当时的态度和政策倾向也是众多关键影响因素之一。

北约在冷战后的扩员进程中,对吸纳新成员有各种行动计划和对线年的布加勒斯特峰会上,德国、法国、意大利和比荷卢国家都不同意美国加速接纳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入约的提议,这些国家反对的一个理由是没有必要刺痛俄罗斯。但是“新欧洲”(这里主要是指苏联解体后脱离“华约”加入北约的中东欧和波罗的海国家,“老欧洲”则主要指代西欧国家)显然不这样认为,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向时任德国总理默克尔施压,讲述德国的道义赎罪责任,当时的美国国务卿赖斯在英国广播公司(BBC)《普京、俄罗斯与西方》的纪录片里回忆,“东欧的代表很激动,很遗憾,事情差点搞成他们要为德国人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所作所为表示感谢。”BBC的纪录片镜头剪辑几乎是在暗示,波兰人不满德国暗地允诺俄罗斯不会在峰会上通过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成员国行动计划”申请,而德国人则对某些国家的“道德绑架”很生气。

默克尔本想把申请问题拖延到2008年12月北约外长会议讨论,以此使东欧国家同意峰会的决议文件,但东欧国家拒绝等待。后来,默克尔用改换辞令的方式找到了与美国和东欧国家达成妥协的方法,在最终形成的决议文件上写道,这些国家(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将会加入北约,但是没有指明时间。这其实是拖延的另一种表达方式。赖斯对这种辞令上的更改满意,建议小布什签字。

阿尔巴尼亚、克罗地亚和马其顿(现已改名为北马其顿)现今已完成了入约进程,而格鲁吉亚,特别是近期乌克兰的入约问题则先后成为俄与美西方关系不断紧张升级的引爆点。

目前,乌克兰加入北约在制度设计和技术层面是被限制和拖延住的。2008年默克尔阐述过的反对北约接纳乌克兰的理由依然成立乌克兰现在是安全存在问题的国家。只是,也是在默克尔的周旋下,布加勒斯特峰会上形成了“这些国家将会加入北约”的表述。而乌克兰加入北约的可能性,令俄罗斯芒刺在背。

2022年1月19日,率团参加三轮“安全保障”谈判的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表态说,北约的扩张暂停一段时间,对俄罗斯来说不可接受,“不,这种戏码不可接受,我们需要的是北约不扩张条约形式的法律保证:与美国的双边条约,与北约的多边协议。”

对于美欧等西方同行们的“诱骗”和不守信,里亚布科夫和拉夫罗夫在这几日接连表达了不满。先是里亚布科夫19日说俄联邦此次不会满意于又一次的“诱骗”,像以前发生过的一样。“我们过去见过很多次,任何表面上看起来很有吸引力的方案很快会被忘记,被彻底颠倒成完全相反的。现在不想去翻什么历史回忆录,但都是有文件、公布过的。”紧接着,21日,与布林肯在日内瓦会面结束后的发布会上,拉夫罗夫继续了“不守信”的话题。拉夫罗夫表示,我们与西方同行们在欧洲安全问题上打交道的经验是,答应了,然后不完成,例子很多。“美国同行,其他一些欧洲人,北约成员们,在这方面(完成允诺)不太好。”

考虑到美国三十年前是否承诺过北约不东扩在目前俨然已成为一桩“公案”,以及梅德韦杰夫时期俄罗斯与欧安组织的“科孚进程”没有下文(编注:2009年6月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非正式外长会议在希腊科孚举行,56国外长一致同意就建设一个“更安全、更稳定、更强大”的欧洲启动一系列的讨论和磋商,即“科孚进程”),里亚布科夫和拉夫罗夫的上述话语显然是可以理解的。

在乌克兰加入北约这一问题上,俄罗斯今天的态度和2008年4月布加勒斯特峰会时并无二致。2008年4月,普京在布加勒斯特峰会闭幕时表示,希望“我们所有人,在决定类似这样的问题时,能够明白,我们在那也有自己的利益。1700万俄族人生活在乌克兰。谁可以跟我们说,我们在那没有任何利益?”普京当时提到了黑海舰队和克里米亚,并警告说北约的扩张会使乌克兰局势不稳。

虽然现在乌东局势显得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但作为主权国家的乌克兰是掌握着主动权的,只是这种主动权充满了不确定因素和偶然性。一边是美国和其它一些北约国家不断向乌克兰提供口头上的支援,以及各种资金、人员和武器上的实物支持。另一边,俄罗斯除了不停在本土调集军事力量,有关承认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独立地位的提案也将于本周在俄罗斯国家杜马党团内部先展开讨论。本质上,美俄都是在使用各种手段向乌克兰政府极限施压。

如果乌克兰政府可以承受住来自两方的施压,不首先触发、激化乌东地区的可能冲突,特别是管控好事关乌东地区俄族人安全的问题,俄罗斯不会采取军事行动,目前的紧张局面终将会消退。但只要乌克兰政府没有放弃寻求加入北约,乌克兰社会内部只会越来越分裂。

自本世纪以来,乌克兰历届政府在加入北约问题上的态度和积极性是有摇摆和变化的。但从“明斯克协议”时,同意就乌东地区地位进行宪法层面的修改,到2019年把加入北约作为新修改内容写入宪法,乌克兰国内从精英到民间的整体意见转变之大,可见一斑。在当前俄乌边境陈兵数量巨大且仍存在冲突地带的现实情境下,如何避免更大风险事件的出现,乌克兰现任政府需要认真吸取敖德萨州前州长萨卡什维利政治生涯中的教训(编注:萨卡什维利卸任格鲁吉亚总统后受到贪腐和滥用职权指控,逃亡乌克兰,2015年5月被时任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任命为敖德萨州州长)。

北约内部新老欧洲国家在接纳乌克兰问题上存在关乎本国利益的矛盾,这也将成为美国推动北约接纳乌克兰的掣肘。

在乌克兰是否能够加入北约、乌东冲突等这些问题的解决上,除了美国和俄罗斯,新老欧洲国家都表现出强烈的参与意识。“明斯克协议”和“诺曼底模式”是例证,德国总理朔尔茨近期访问西班牙时强调外交途径解决俄乌冲突的必要性也是例证。

1月19日,欧盟现任轮值主席国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发表讲话。马克龙的讲话内容除了显示出要彰显欧洲“战略自主”的强烈意图,也反映了法国在欧洲安全问题上失去领导地位的失落心态。因为就在1月18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柏林会见朔尔茨时,对德国在盟国中的领导角色表示感谢。尽管各方都对过去的这三场“安全保障”对话产生积极成果不抱预期,但马克龙19日的讲话显然对于法国未能参与对话而感到深受刺激。

相较于老欧洲国家在当前紧张局势下强调外交对话的参与方式而言,新欧洲国家和个别老欧洲国家则选择了另外一种参与方式,比如,追随美国的脚步向乌克兰提供武器。英国国防大臣早前几天在议会表示将向乌克兰提供轻型武器,而波罗的海三国则获得美国允许,可以向乌克兰提供美国制造的武器装备。

而对于美国政府而言,拜登现在也还不到急于留下政治遗产的时候。近日,德国海军将领因有关克里米亚的言论辞职,但其关于对俄罗斯态度的言论,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德国处理德俄、欧俄关系的立场和出发点。北约在接纳新成员方面的协商一致原则,注定了乌克兰入约遥遥无期。

闽南网推出专题报道,以图、文、视频等形式,展现泉州在补齐养老事业短板,提升养老服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